正在加載廣告......

网站首页 > 另类玄幻 > SM--超经典啊

SM--超经典啊

2014-01-31来源:人气:【字号:||
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 编辑 

  王刚领着他来到派出所的地下室,指着一个门,“那女的就在里面。”打开门,只见任婧瑶双手上举,铐在一个从屋顶吊下来的铁环上,脚尖垫着才能沾到地,脚踝也铐在一起。侯龙涛走进去,从墙上摘下一根长长的黑色电棍。“你…你要干什么?龙涛,放了我吧。”婧瑶惊恐的看着他。这是一间专门给犯人上刑的刑讯室。(笔者话:我进的几个派出所都有这么一间房,全是隔音的,对外当然是不公开的了,也没什么黑暗不黑暗的,每个国家都这样。)王刚过来,递给他一根短短的银色“麦克风”,“用这个吧,那黑的才一千伏,这个有八千。”看了看表,“四小时足够了吧?政委7:00就会来,在那之前你得完事。”说完就出去了,把门也撞上了。 

  婧瑶已经被吊了快两个小时了,被好几个警察轮流恐吓,王刚还跟她说,她的生死全掌握在侯老板手中,又加上听到了德外五人的死讯,她开始相信,侯龙涛要想弄死她,就像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,恐惧已经占据了她的身体。 

  身心俱疲的女人脸色苍白,看着眼前一脸阴沈的男人,他越是不说话,她就越是害怕。“龙涛,求你别伤害我,别杀我,我什么也不会说的,真的,求你让我走吧。”婧瑶流下了惊惧的泪水。 

  侯龙涛没说话,重重给了她柔软的小肚子一拳,“这是文龙送你的礼物。”“呀啊!”女人惨叫一声,这一拳用上了全力,打的她五脏六府都在翻腾,口水直流。想要弯腰,却弯不下来,只好抬腿,可脚尖一离地,手腕就被身体的重量坠的像要断了一样的疼,真是说不出的难受。 

  “要不要再来一下?”侯龙涛点上烟。“呜…不…不要打我…求求你…呜…你让我做…做什么都行…”从小娇生惯养,都是被男人追,从没被男人打过,再加上本就害怕的要死,这一拳就让婧瑶彻底崩溃了。 

  “做什么都行?”侯龙涛把电棍插入女人的领口,向下将她的皮夹克拉开了,里面是一件白色的收腰衬衫,胸前两团满涨的突起,和清纯的外表还真是不太相配。婧瑶立刻明白他要做什么,可却没有一点反抗的勇气,而且侯龙涛一下变成了自己喜欢的那一类男人,和他做爱,在心理上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。侯龙涛坐了下来,“你不是看不上我吗?现在就求我肏你吧。求的好,我就干你,然后放你走;求的不好,哼,我会用你想都想不到的方法折磨你,直到你断气。”虽说婧瑶不是什么清纯玉女,可也算正经人家的姑娘,要她开口求男人跟自己交媾,一时之间怎么也张不开嘴,只是在那抽泣。 

  侯龙涛把电棍的开关推开,一阵“劈哩啪啦”的乱响,“八千伏啊,不知道插进女人的阴道里会有什么效果呢?说不定会把子宫烧焦的,也可能很爽,你说呢?” 

  婧瑶一惊,抬起头来,从男人的眼中看出他不是在开玩笑,“不听他的话,他就会杀了我。”这样的念头一旦在女人的脑中形成,性奴的命运也就算注定了。嫩红的嘴唇颤抖了几下,“求…求你和我做爱吧。”“这就算求我了?A片,黄书没看过吗?看来你是想尝尝‘电烤小屄’的滋味了。”侯龙涛站了起来。“啊!不不,再…再给我一次机会吧。”“好,看在咱们同学一场的情面上,我就给你三分钟,你想好了该怎么说。要是我听完了还不满意,可就别怪我了。”男人又坐回去,看着表。 

  婧瑶努力回想着所有听到过的淫秽话语,三分钟很快就过去了。“想好了吧。”侯龙涛又点上烟,像一个久候的观众,等待着演出的开始。女人并没有说话,“妈的,你是要考验我的耐心吗?”说着又站了起来。 

  “龙涛,求…”“闭嘴,我的名字是你叫的吗?叫主人。”“主人,求你来肏我的贱穴吧,我的穴好痒、好热,主人快用您的大鸡巴来给我解渴吧。我生下来就是为了给主人搞的,无论主人怎么玩弄我,我都心甘情愿,啊!” 

  一口气说完了自认是最淫荡的话,婧瑶已是玉面通红,好象脱力了一样,不住的喘着气。同时也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想法:“这么下贱的话我都能说出口,还有什么是我不能做的呢?”淫水不自觉的涌了出来。